放貸還會是互聯網企業流量變現的好路嗎?螞蟻金服倡議消金機構不要過度授信

萬敏2019-11-06 16:27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萬敏 11月4日,螞蟻金服發布了一份《消費金融機構社會責任倡議》(以下簡稱“倡議書”),第一條即為“授信克制:在給消費者提供授信之時,避免過度授信。我們倡議,消費金融機構以借款需求、還款能力為授信依據,為消費者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引導理性消費和借貸。”

“過度授信”和確實是網貸行業近年來飽受詬病的一個問題,但是不妨先來看兩個數據。

一個是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發布的《中國普惠金融指標分析報告(2018年)》,其中,在個人信貸使用情況的統計一欄,這份報告指出,2018年,全國成年人在銀行獲得過貸款的比例為39.88%,在銀行以外的機構、平臺獲得過借款的成年人比例為22.85%。

顯然,如果成年人在銀行獲得貸款的比例中刨除掉房貸、車貸,實際用于消費類貸款的比例應該會比39.88%要低得多。

另外一個數據則來自非官方的調查統計,不久前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螞蟻金服集團研究院聯合發布《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專題——中國居民杠桿率和家庭消費信貸問題研究》,這份報告中,在信貸參與程度上,2019年中國家庭的信貸參與率只有28.7%,美國家庭的信貸參與率在70%左右。中國家庭的消費信貸參與率為13.7%,美國家庭的消費貸參與率為60%左右。

對比美國來看,中國家庭的信貸、消費貸參與率仍處于較低水平。官方和非官方的數據,盡管在統計口徑和統計方法上存在差異,但都指向了同一個結果,即從宏觀的平均數據來看,在消費信貸領域的“過度授信”并非一個顯著的事實。

但是,金融消費者從各種營銷渠道可以感受到的是,當下包括電商、內容、出行、社交等等細分領域的頭部流量互聯網平臺都在布局網貸業務,需求從何而來?

《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專題——中國居民杠桿率和家庭消費信貸問題研究》中稱,僅接受過初等教育的家庭,其非銀行消費貸參與率為8.3%,分別高出中等教育群體和高等教育群體1.7和4.1個百分點。一線城市的消費信貸參與率中,非銀消費信貸參與率為3.4%,非一、二線城市這一比例為9.3%,即在經濟發展水平較弱的非一、二線城市,更多的家庭通過非銀消費貸滿足需求。收入最高20%的家庭,非銀行消費信貸參與率僅3.8%;收入最低20%家庭,非銀行消費貸參與率高達9.2%。資產最高20%的家庭,非銀行消費信貸參與率僅3.3%,資產最低20%家庭,非銀行消費貸參與率為13.8%。

意即,低教育、低線城市、低收入、低資產的家庭,參與非銀行消費貸的概率更高。

但同時,這份報告也指出,“年輕、高學歷、高收入、高資產群體和經濟發達的地方參與互聯網貸款可能性更高。”

proxy

(圖源:《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專題——中國居民杠桿率和家庭消費信貸問題研究》)

據記者了解此份報告中所指“非銀行消費貸指出了銀行(含信用卡)以外的借貸渠道,包括傳統消費金融公司,具有電商背景的互聯網消費金融公司,P2P網貸平臺民間借貸等各類渠道網絡借貸指通過螞蟻花唄京東白條分期樂網絡借貸等互聯網金融形式獲取資金進行消費。”

這份報告相關的研究人士對記者表示非銀行信貸更多的是親戚朋友民間金融組織高利貸等類型的借款很多是被銀行金融機構排斥在外的群體的借貸所以非銀信貸的覆蓋群體和銀行信貸的覆蓋群體是相互補充的而網貸主要是在網上的借貸比如花唄借唄等這些其實也是要求有一定信用分的因此最終覆蓋的群體是和銀行信貸相一致的

這個看起來自相矛盾的結論其實揭示了一個銀行消費貸以外的信貸用戶人群畫像中已經存在的現象——客群兩極分化

那么,這兩類人已經被“過度授信”了嗎?

如果各類消費金融機構的獲客、授信策略維持現狀不變,消費信貸資金繼續向這兩極的人群集中投放,結果將是顯而易見的。

當下的消費金融機構能通過哪些手段來改善客群和授信的單一集中偏好呢?

一位網貸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用金融的邏輯來看,貸款差別定價是可行的方案之一,即對更低收入、更低資產、更低教育水平的人群,通過收取更高利息的方式來覆蓋風險。但是36%的法律紅線已經劃定,在合法合規的底線下,業務空間有限。

甚至螞蟻金服的上述倡議書中進一步提出,“過高利率嚴重損害消費者權益也會破壞整個行業聲譽。消費金融機構只應發放年利率低于24%的貸款。以普惠原則制定利率通過服務技術不斷降低成本讓利消費者。”

上述網貸行業人士認為,技術是降低成本的一個方面,但資金成本同樣是影響到終端價格的一個決定因素。消費金融機構能否從合作的資金方拿到具有競爭力的資金,是由多方面的商業原因決定的,大流量平臺掌握更多的議價主動權,中小平臺面臨著資金和監管的多重困境。

網絡小貸作為普惠金融有益補充,定位于服務銀行體系之外的弱勢人群、小微企業,是行業的立意所在,但從部分數據表現來看,當下其與銀行的人群覆蓋區分度并不明顯。例如上述央行的報告指出,在銀行以外的機構、平臺獲得過借款的成年人比例城鄉差距較小。2018年全國成年人在銀行獲得過貸款的比例為39.88%,農村地區為34.62%。2018年,全國成年人在銀行以外的機構、平臺獲得過借款的成年人比例為22.85%,農村地區為21.08%。

在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通過信用卡信用貸產品占領了大部分高端人群市場的背景下,盡管整個消費金融市場依然還是一塊“大蛋糕”,但對處于行業尾部、入場較晚的大量中小平臺來說,資金價格、用戶流量均面臨著天花板的限制,以螞蟻金服為代表的大平臺筑起的行業壁壘已經越來越高,放貸還會是互聯網企業流量變現的好路子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市場研究院 關注包括但不限于金融、互聯網、財富管理、理財相關領域。探索金融新聞新的寫作方式。 新聞線索可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ag真人靠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