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家族辦公室柏瑞敏:家族辦公室應做專業資源的提供者和統籌者

2019-11-05 11:24

有著近千年歷史淵源的“家族辦公室”已在中國悄然興起,而隨著改革開放以來誕生的第一代家族企業進入傳承期,超高凈值家族以財富傳承為核心的綜合性需求,構成了當下家族辦公室快速發展的土壤,也涌現出了一些新興的綜合性專業家族辦公室。

從2013年國內首單家族信托誕生以來,市場提供方針對家族企業的服務經歷了從單一財富管理維度,到全方面家族服務維度的轉變。服務的提供者也經歷了從信托公司、私人銀行、律所等機構,到全面滿足家族綜合需求的家族辦公室機構的演進。可以預見,家族辦公室將在中國家族企業傳承過程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在此過程中也將涌現出一批真正能夠滿足家族物質精神需求、助力社會文明的進步的專業家族辦公室。

家族辦公室:從財富傳承到精神傳承

從11世紀歐洲十字軍運動時期代管家族財產的機構,到現代服務歐美發達國家“名門望族”的家族辦公室,“家族”在物質、精神以及綜合服務方面的需求催生了家族辦公室這一專業機構。

在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總裁柏瑞敏看來,“家族辦公室服務的對象是擁有控股權的家族企業,業務的出發點也自然是從家族企業的角度出發,去搭建家族辦公室業務模式及資源平臺。服務的對象是誰,這是在業務前期必須明確的關鍵。同時,有了這個前提也更便于我們理解什么是家族辦公室。”

曾是國內首批私人銀行開拓者的柏瑞敏,其深耕私人銀行及家族辦公室業務領域十余年,曾服務于眾多中國高凈值人群和家族企業,對于什么是真正的家族辦公室,用她的話說,“相比原有市場中單一的服務提供機構,家族辦公室業務的出發點是從家族整體目標出發,站在家族頂層設計的角度為家族提供全方位的專業服務。不再是市場提供方自己有什么服務或產品,也不再是單一的某一項服務或產品。”

改革開放41年來,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繁榮開放的市場造就了中國第一代企業家,這一群體之中不少已成為所在行業的領軍人物,而新世紀以來,借勢信息產業、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的快速成長,更為年輕的新一代超高凈值人群也站上了財富階層的頂端。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就曾撰文指出:一方面,傳統行業家族結構日趨復雜,第二代及其配偶往往已經開始涉入家族、企業或者財富的管理;另一方面,科技行業家族展現出很強的家族資產配置需求,將集中于單一公司股票的家族財富再配置為更為分散的資產組合,以抵御高風險的科技行業可能會受到的沖擊。與此同時,“部分家族辦公室已實現功能升級,開始擴展到整體財富戰略、家族治理、家族慈善以及傳承規劃等領域。”

以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為代表,其提供的一系列專業服務涉及家族頂層設計、家族治理、企業治理三個層面,包括家族憲章、家族資產管理、傳承規劃、稅務籌劃、法律服務、慈善公益、家族教育、家族健康、家族事務等一系列家族所需。

“我們力求打造成為一家領先的、具有綜合服務能力的家族辦公室機構。我們除了在自身核心業務領域的不斷深入和延展之外,也在著力搭建一個頂級的家族資源平臺。搭建這樣的家族資源平臺,也正是源于從家族需求的角度出發,我們希望成為家族所需專業資源的提供者和統籌者”,柏瑞敏說:“在精神財富傳承方面,我們有自己的特色。在2019年7月份“雁棲湖論壇”中,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發布了‘家族文明 世代傳承’的slogan。這個理念的初衷,是因為我們相信,一個家族對于家族文明的重視和傳承發展,是家族企業傳承發展的根基。我們希望在助力家族企業物質財富傳承發展的同時,更加助力家族文明的源遠流長。這是我們非常看重的方面。”

代際傳承關口 問題和需求同樣普遍

在一些西方發達國家,洛克菲勒、羅斯柴爾德家族等諸多大家族,其家族基業、家族文明能夠傳承百年,家族辦公室在其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國內,家族辦公室也為越來越多的家族企業所接受,在一項行業調查中就顯示,在受訪的20個家族樣本中,財富凈值最低為42億元,最高為2457億元,其家族辦公室管理著20億元到378億元的資產。其中11個家族已經組建了成熟度較高的家族辦公室,2個家族成立了尚處于初級階段的家族辦公室,還有7個家族目前暫無家族辦公室但有意在近期設立。

而作為綜合性專業家族辦公室領域的開拓者,柏瑞敏認為:中國的家族辦公室業務還剛剛起步,作為服務機構,家族辦公室所服務的家族市場還并不成熟,家族需求還有待培育、家族辦公室業務給家族帶來的價值也有待驗證。同時,這個行業需要一個非常自律的發展,需要從業者用正確的理念和專業的方法給家族客戶帶來價值,從而使中國的家族企業在代際傳承關口面臨各種問題時,更好地得到專業機構的助力。

事實上,目前中國已有不少老牌家族企業開啟了家族傳承的步伐,其中一些做法也與專業家族辦公室的理念有著諸多契合之處。這其中,媒體曾記載了香港某調味品大亨擬定“家族憲法”,其中貫穿了“沒有家族的和諧永續發展,家族企業的長久發展就無從談起”這一理念。而大陸某家電類大型家族企業也通過“慈善信托+基金會”為主的模式,開啟了家族傳承的嘗試。

盡管有一些家族企業開啟了類似家族辦公室部分職能的種種嘗試,但對于大多數家族企業而言,引入專業的家族辦公室無疑是更好的選擇。

“中國家族企業已經來到了代際傳承的關口,他們的潛在問題和需求其實是非常普遍的,我們希望用專業價值去幫助他們解決問題,以及意識到家族傳承需求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柏瑞敏說:“阿拉丁家族辦公室是一家面向市場開放的多家族辦公室,我們所依托的阿拉丁控股集團是一家產業基金背景的機構,擁有第一批證監會頒發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資格。在過去的八年,集團一直聚焦在環保能源和消費互聯網領域,也在著力打造服務于中國高凈值人群的金融零售平臺。家族辦公室業務既可以借力于集團的產業投資優勢,同時又不受限于本身的產業投資,我們在家族資產管理方面,擁有一支專業的隊伍,在為家族客戶進行全方位的資產配置。同時,我們在家族各項需求中,以更加開放的態度去整合和搭建家族資源平臺。”

據透露,阿拉丁家族辦公室將于近期發布家族資源平臺的搭建,以開放的心態及專業的篩選進一步聚集各細分領域最頂尖的合作伙伴,搭建和完善服務于家族企業的綜合性家族資源平臺。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一家領先的、具備綜合服務能力的、面向市場開放的商業多家族辦公室。在服務于家族各項需求的過程中,我們希望不僅助力家族企業物質財富的傳承,同時助力其家族文明的傳承發展。我們相信,當越來越多的家族擁有了家族文明,一定會推動社會文明的進步,這也是家族辦公室一個重要的行業使命和責任。”柏瑞敏說。

ag真人靠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