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壇的“新人類政治家”

近藤大介2019-10-14 14:37

【東瀛視角】

因為日本沒有“中秋節”這個節日,所以,對于我們日本人來說,9月13日是一個極其普通的日子。不過,在這一天的晚上,我們和一海之隔的中國人一樣,抬起頭就能看到一輪美不勝收的滿月。面對如此的美景,我不禁想起了在日本平安時代(公元794-1192年)權傾朝野的大貴族藤原道長(公元966-1027年)所作的那首和歌“此世皆為掌中物,一如月華無闕處”。

那首和歌誕生1001年之后的今天,放眼日本政壇,和藤原道長當年的心境最為相似的政客,非小泉進次郎莫屬。

9月11日,也就是中秋節之前的兩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斷然改組內閣。除安倍外,19名閣僚中,共有13人首次“入閣”。

然而,在這13位新晉內閣大臣之中,有12位大臣幾乎沒有受到太多的媒體關注。相反,剩下的那一位,儼然成為了整個日本的焦點人物。他就是首次擔任環境大臣的小泉進次郎。

現年38歲的小泉進次郎是安倍的“政治之師”、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次子。此前,日本最年輕的男性內閣大臣是促成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1957年出任郵政大臣,時年39歲)。這一次,小泉進次郎的入閣,刷新了這一項塵封了62年之久的歷史記錄。

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有三個兒子。2006年9月卸任首相之后,小泉純一郎將次子進次郎確定為了自己的接班人。事實證明,無論是在長相方面,還是在言談舉止、處事風格方面,小泉進次郎都和他的父親一模一樣。

1981年,小泉進次郎出生于東京近郊的“軍港城市”橫須賀市(日本的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司令部等都設立于此)。出生后沒多久,他的父母就宣告離婚,他的母親隨即搬了出去。后來,進次郎在姑姑的撫養下慢慢長大。以至于在讀初中之前,他都誤把姑姑當成了自己的母親。再后來,他進入了橫濱的一所籍籍無名的大學“關東學院大學”攻讀經濟學。畢業后,他遠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留學,取得了政治學碩士學位。學成歸國后,他參加了于2009年8月舉行的第45回眾議院議員總選舉,并在神奈川11區以自民黨候補初次當選。那一年,他才28歲。

在那之后的十年里,進次郎一直被日本政客稱作“下一任首相的候選人”。目前,他受歡迎的程度幾乎和安倍不相上下。9月11日,也就是安倍改組內閣的同一天,日本經濟新聞公布了此前進行的關于“日本下一任首相最合適人選”的輿論調查的結果:小泉進次郎以20%的得票率,超越了安倍(得票率16%),榮登榜首。另外,日本政壇有一個近乎于規律的現象——一旦入閣,就有望成為首相候選人。所以,小泉進次郎也有可能在不惑之年左右成為日本歷史上最年輕的首相。

拋開政治不談,在過去的十年里,小泉進次郎在另一個方面也是話題不斷——儀表堂堂、身為名門之后的他,究竟會和誰步入婚姻的殿堂?誰又將成為日本當代的灰姑娘,幸運地和日本最受女性歡迎的政界男神共度余生?有些媒體甚至妄加猜測,年近四十卻未娶妻的小泉進次郎會不會是個同性戀。

不過,就在上個月,小泉進次郎用一場技驚四座的“官宣”回應了以上所有的問題。8月7日,他和他的未婚妻在首相官邸正式對外宣布奉子成婚。日本首相官邸素有“日本政治中心”之稱,小泉進次郎在這里發布婚訊,此舉真可謂“前無古人”。事后接受采訪時,他還毫不介意的表示:“來向安倍首相報告這個喜訊,順便告訴了所有人”。由此可見,小泉進次郎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新人類政治家”。

接下來介紹一下小泉進次郎的夫人瀧川克里斯汀。現年41歲的瀧川克里斯汀曾是日本知名自由播音員,目前已經有了身孕,預產期為明年1月。在“官宣”之前,有媒體爆料稱:瀧川克里斯汀正與其他男性談婚論嫁。沒想到沒過多久,她就攜手小泉進次郎給全日本的民眾送上了“驚喜”,并且在“官宣“后的第二天結婚。

瀧川克里斯汀出生于1977年,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日本人。曾就讀于青山學院大學文學部,畢業后進入富士電視臺的子公司擔任播音員。

2013年,國際奧委會第125次全會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瀧川克里斯汀作為東京申奧大使用英、法雙語參與了陳述發言。最終,日本東京力壓馬德里和伊斯坦布爾,成為2020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而瀧川克里斯汀也因此一舉成為了“為東京帶來奧運會的女神”。

就這樣,小泉進次郎不但成功入閣,還抱得美人歸。再過4個月,更將升級為父親。真可謂過上了“無闕處”的“滿月”人生。

那么,小泉進次郎真的會成為日本下一任首相嗎?在我看來,在小泉的上一輩和同輩之中,能夠和他抗衡的競爭者寥寥無幾。所以,他繼任首相的可能性也有。自二戰結束后,日本最年輕的首相正是于2006年上任的安倍晉三(時年52歲)。如果小泉進次郎順利繼任,他將大幅度刷新由安倍保持的記錄。

不過,現如今最大的問題并不是小泉是否可以繼任首相,而是在繼任之后,他是否能夠砥礪前行。

作為一名政治家,小泉進次郎最大的長處是“擅于演說”。依我的淺見,在當下的日本政治家之中,沒有人的演說能力可以超過小泉。每逢選舉,自民黨的政治家們都爭先恐后地請小泉為他們做拉票演說。因此,小泉跑遍了日本幾乎所有的城市。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能快速記住當地的方言,并且靈活地運用在演說的過程中。他的這種能力,無疑是繼承于他的父親、日本著名演說家小泉純一郎。

而另一方面,小泉進次郎的的缺點在于,人生過于順風順水,以至于他不了解世道的艱難。正如上文中的描述,小泉年輕、帥氣、能言善辯。但眾所周知,政界是一個“需要在渾濁的水下耍手腕”的世界。而小泉是一股清流,他似乎還不具備抵御渾水的能力。

2006年,時年52歲的安倍出任日本首相。當時,他也曾被看作是“日本政壇的王子”。但是,過度的重壓迅速將他擊垮。2007年,安倍因為身體健康方面的原因,飲恨辭去首相職務,緊急進入醫院接受治療。所以,小泉進次郎如果能在不久的將來建立政權,千萬不要步“大哥”安倍的后塵。

到了今年11月20日,安倍就將成為日本歷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不過,日本民眾似乎不會對此表示贊美,而是會表示遺憾——要早一點讓位給進次郎。

目前,小泉進次郎的首要任務是以環境大臣的身份做出一番業績。但是,日本首相的寶座又出人意料的提前向他招手。這對于整個日本,以及亞洲來說,究竟是福是禍?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ag真人靠谱平台